返回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中文版英文版俄文版
您的当前位置:卧龙荣信  >  信息中心  >  教育信息
信息中心
教育信息
站在中高考的十字路口 向左选普教还是向右选职教
信息来源:教育信息化    
发布日期:2018-03-30

    卢贵清,男,1962年6月出生,海南万宁人,汉族,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9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历任的主要职务有:海南省考试局办公室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主任,海南省考试局普通高中会考处处长。现任海南省考试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工会主席。  工作分工:负责普通高中学业水平合格性考试、中等学校考试招生、考试命题与评价、机关党建、党风廉政建设、财务、审计、...

    运动员入场大一班:大一班:瞧!他们各个整装齐发,跃跃欲试!向我们走来的是幼大一班  的小运动员们,他们迈着轻盈的脚步,个个喜笑颜开、生龙活虎,神采飞扬。

站在中高考的十字路口 向左选普教还是向右选职教

无论是职业教育,还是普通教育,只有选择社会急需的专业,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尤其是终生学习的能力,未来才有保障,才不会轻易地被时代或社会淘汰。

  未来网北京6月8日电(记者李盈盈)高考正在进行中,又有数以千万的考生走到了关键的岔路口,面临选择。   每逢升学或毕业季,学生可能最纠结的就是,方向该怎么选择?向左还是向右?选普通教育还是选职业教育?  图据视觉中国。   职教or普教哪条路通往阳光大道?  对于很多考生而言,中高考都是人生的一次重大抉择,未来究竟是读职业学校,还是普通学校?犹如站在十字路口的行人,在没有电子导航的情况下,他们很难判断哪个选择的前途更好,也不知道哪条路更好走。   李明扬15岁的时候到贵州装备制造职业学院就读中职,毕业后,18岁的他凭借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

当同龄人还未走出大学校门时,今年刚22岁的李明扬已经有4年职教教龄。   据悉,他学的是数控应用技术专业,在中职的三年学习时光中,他也曾经迷茫,直到发生了一件事,让他看到了职教的希望。

  李明扬清楚地记得,2015年6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考察期间来到清镇职教城,并实地考察了贵州装备制造职业学院。

当时,他作为贵州省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的参赛选手,正在车间机床上训练,备战大赛。   “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我们车间,询问了我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和备战技能比赛的情况。

我向他汇报完以后,又向他展示了我在数控设备上加工的一个作品。

总书记说做得很好,并勉励我再接再厉,继续努力。 ”李明扬记忆犹新。   大概一个月后,参加此次比赛的李明扬获得了贵州省第一名。

因为努力,且在技能技术上有特长,毕业后,他幸运地留在母校担任教师,以培养更多的职教人才。

  来自广东的符兆权2018年毕业于广州市商贸职业学校,学的是物流管理。 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创业,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带领着手下近20号人做金融行业,对接蚂蚁金服的业务。

  对于他们而言,职业教育有什么样的影响?  “中职教育把我培养成一名职业技术型人才,也使我走上了从教之路,这是我以前从没想过的。 因为一般都是高学历人才当老师,作为一个职校毕业生,能在学校担任教师,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对于未来,李明扬自豪地说:“希望通过努力,不断钻研学习技能,成长为一名大国工匠。

”  目前,我国已建成全世界最大的、最完整的中职教育体系,但是,这就够了吗?职业教育领域还存在哪些问题?  以符兆权为代表的一批职教毕业生在职业成长的路上就遭遇了学历瓶颈。

  符兆权表示,职业教育倾向于提升学生的专业技能和综合能力,这是职业教育的最大收获,也是企业亟需的,但学历门槛仍是向上发展的最大障碍。   人工智能时代除了职业技能还需有学习能力  据符兆权介绍,他想去更大的公司学习工作,提升自我,便于以后带团队更顺畅,却遇到了学历瓶颈——一些大企业招聘时有学历门槛。   身为一线的践行者,四川省金堂县职业高级中学校长叶军辉非常了解当下职业教育领域面临的困难。

总的来说,有师资队伍、专业建设、评价标准等一系列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专业师资严重不足。

而且,随着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存量教师还面临持续学习和转型提升问题。 在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技术更新很快,因此,无论是设备还是师资都急需不断更新。

  中职人才未来会面临着较大的转型压力。 因为大部分职教学生从事服务岗位工作,如人力资源、行政、客服、财务等。 未来,在人工智能时代,70%的现有岗位要被机器人取代,尤其是大量的客服岗位会被机器所取代。   那么,接下来该如何解决职业教育发展中存在的这些问题?  让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平起平坐”  对于职业领域存在的问题,身在其中的符兆权更有发言权,他希望国家可以出台相关政策,向技能突出的职业人才颁发用人单位认可的能力证明或证书,使职业教育人才和普通大学生享有同等待遇,不会因学历门槛被拒之门外,有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避免职教人才流失。

  要解决这些问题,顶层设计自然是最基本的规划。

  目前,国家已出台一些列文件。   2019年新年开工后,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下称“职教20条”),重点建设“双师型”教师队伍,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即“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王扬南表示,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是一种新型证书,也是毕业生、社会成员职业技能水平的凭证,是对学习成果的认定。 证书体现岗位(群)能力要求,反映职业活动和个人职业生涯发展所需要的综合职业能力。   一直以来,职业教育都被看成是中高考普通学校落榜生的选择,而事实上,职业教育更加贴近社会发展的需求,培养的都是实用技能型人才。 因为,无论是行政机关、还是企事业单位,最不缺的就是公务员、高管等管理型人才,最缺乏的是应用型人才。 而职教要培养的就是学完即可直接上岗的应用型人才。

  据教育部与成人教育司数据显示,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就业率超过90%。   要想打破轻视职业教育的陈旧观念,需要深化教育改革,改革社会和企业的选人用人考核机制标准,让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平起平坐”。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日前,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的意见》指出,到2035年,我国一批高职学校和专业群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提出了集中力量建设50所左右高水平高职学校和150个左右高水平专业群的具体建设计划,即“双高计划”,旨在打造职教领域的“双一流”学校。   据媒体报道,近期教育部批准了我国首批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的申请,全国共有15所,来自10个省份。

更名前,这15所高校的校名均带有“职业学院”或“职业技术学院”字样,更名后,一律升格为本科高校,由“职业学院”变成“职业大学”。   此外,人才培养方向也很关键,大力培养应用型人才是我国教育的发展方向。

  根据“职教20条”,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等。 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建设50所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150个骨干专业(群)。   除了高校改革,高中教育也启动了变革。

  据青岛日报报道,2019年秋季,青岛市开始在三所学校试点综合高中建设实施方案,职业高中与普通高中联合办学,中考学生入学时注册普通高中学籍,学习普通高中课程,高一结束后,结合相关测试结果,学生自主选择职业教育或普通高中教育,在校内或校际间自主交流。

  正如百年职校创始人、理事长姚莉所说,对于个人而言,没有一个工作或职业技能能保终身不失业,或许,有一天我们从事的工作岗位被行业发展或经济转型裁撤,或者被智能化替代。 无论是职业教育,还是普通教育,只有选择社会急需的专业,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尤其是终生学习的能力,未来才有保障,才不会轻易地被时代或社会淘汰。

作者:李盈盈编辑:瞿凯侠。

  一般情况下均建立新账,将旧账经调整后的资产、负债和净资产冲转入新账中。  问:企业改制后,需要建立新账吗?还是用调整后的旧账就可以?  答:如果企业是整体改制,原企业应按审计、评估结果先调账,然后可以采取结束旧账建新账的方法,也可采用不结束旧账,直接以调账后的结果作为改制后的公司新账的方法。

 

教育信息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教育信息化-教育信息化www.39500b.com All Rights Reserved.